潯陽區 | 濂溪區 | 開發區 | 廬山管理局 | 瑞昌市 | 共青城市 | 八里湖新區 | 柴桑區 | 湖口縣 | 都昌縣 | 廬山市 | 德安縣 | 永修縣 | 武寧縣 | 修水縣 | 彭澤縣 | 廬山西海

重溫《妞妞:一個父親的札記》有感

“海灘上的五百六十二枚貝殼”

生命的第一聲啼哭是不夾一絲悲傷的,因為生命有之而來的那個世界里不存在悲傷,悲傷是我們這個世界的產物。

——題記(摘取自《妞妞》)

初中的時候,我很迷戀周國平的文字和哲學觀點,以至于在高中接觸政治哲學的時候,在填報志愿的時候,想過學習哲學。不過,關于我與周國平,啟蒙的書卻不是純哲學類書籍,而是這一本盈滿父愛和悲傷的回憶手冊。初中讀完一遍,不自覺地淚流,使我不再有勇氣翻開這本書,但我卻買過這本書的好幾個版本,令我珍藏至今。

故事很簡單,它不是一本書,更像是周國平作為一位平凡的父親為人生中第一個女兒,從出生到夭折,整整五百六十二天,漫長而樸素的告別,本能而無限的愛。

仍想分享不諳世事的年紀,對這本書的最初印象。父愛,幸福,苦難,悲傷,死亡。那時候,最可愛的疑問就是,是不是每個男生都希望擁有一個可愛的女兒?勝過擁有一個調皮的兒子?周國平在第一個女兒妞妞誕生前,寫下這樣的話:

“我盼望生個女兒——

因為生命是女人給我的禮物,我愿把它奉還給女人;

因為我知道自己是個溺愛的父親,我怕把兒子寵嬌,卻不怕把女兒寵嬌;

因為兒子只能分擔我的孤獨,女兒不但分擔而且撫慰我的孤獨;

因為上帝和我都苛求男兒而寬待女兒,渾小子令我們頭疼,傻妞卻使我們破顏;

因為詩人和女性訂有永久的盟約。”

許多年后,我也有些明白了,關于生命,男人女人,人性等,確是文學和哲學最永恒的話題,只有有所經歷和了解,才能夠創作。

那時候只看懂了愛,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父愛特別的地方。周國平說,妞妞的誕生好像一個新大陸的誕生,一家三口共同沉溺甜蜜的滋味里。幸與不幸總是交錯發生,這樣可愛甜美的妞妞,在出生不久便被診斷患有多發性視網膜母細胞癌,這無疑對一個家庭,是如同世界末日般的震動。父母親并沒有放棄努力拯救妞妞的想法,一直陪伴著妞妞牙牙學語、蹣跚學步,妞妞也像個健康孩子一樣,她是無知的,同樣也是無比勇敢的,依然為爸爸媽媽帶來快樂與幸福,只是這些快樂和幸福都帶著傷痕,當周國平無數次抱著妞妞說,“妞妞,不疼。”,記下令人沉默的絕望和苦痛,那一刻,他是情愿自己傷痛,而不愿女兒被癌癥折磨至死。

妞妞像個天使般,降臨塵世間,喜悲倉促,痛徹心扉。在妞妞生命的最后幾個夜里,輕喚“爸爸”,可以想象,可憐的妞妞,一個小小生命對宿命的哀求,她來不及更看不清這個世界的美麗,便要結束這塵世間的短途旅行。這至痛也永恒地留在了周國平的心里,盡管后來的女兒也同樣的可愛,擁有妞妞沒有的健康, 也擁有著周國平所有的愛,但回想起來,始終是那么的痛。

那句“從搖籃到墳墓只有咫尺之遙,從天堂到地獄只在旦夕之間。”,是我印象最深的話,妞妞生命最后的幾次呼喚與安靜,也是我難以忘懷的靜寂。

后來,也就是這次,重溫這本書,不自覺地以一個特殊的視角,竊取到所謂的,生活、生命的哲學。

周國平說,“都說順其自然,其實這已經是一種選擇了。”面對妞妞的癌癥,醫學方面實屬無能為力,即等候死亡。這該是人生最大的絕望了。無論做多大的努力,放棄任何寶貴的事物,都換不回生命的“復蘇”。其實,除開生命這一最高層的哲學外,在漫長一生中,也有太多大大小小的“絕望”。我相信一切都會有轉機,但無論是誰,都會遇到某一時刻的無可奈何,會頓時覺著“完了”,這又是另一種“絕望”了。身邊不乏有同學刻苦學習,仍成績平庸;高考失利的人努力考研,但次次受挫;總能聽說有人認真工作,卻終碌碌無為;最普遍的該是,有人苦苦追愛,但換回來的,永遠是死一般的冷漠。這時候,作為旁觀者,都會覺著很疑惑,不值得的事有什么可堅持的?或者感嘆說,這就是命了,認命吧。

我卻不這樣認為,所謂,總有人永遠年輕著,也有人很早就死了。人生一遭,最最單純的說法,便是成為自己會喜歡的人,做自己喜歡的事,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。所謂“長輩”,或許會覺得很多想法很可笑,我卻覺著,這恰恰證明了苦苦追求的人,正是“年輕人”。當然,存在蘿卜白菜各有所愛,我堅持覺著,夢想是永恒不老的,人心也可以。我的夢想便是永遠熱情燃燒著,順其自然不免是一種選擇,任何的選擇,一旦做出,便是我以為的值得。

周國平還說,“苦難可以激發生機,也可以扼殺生機;可以磨練意志,也可以摧垮意志;可以啟迪智慧,也可以蒙蔽智慧;可以高揚人格,也可以貶抑人格——這全看受苦者的素質如何。”

希望,我們都會是前者,可以熱淚盈眶,但不可以盲目變老。

周國平說,“如果失去了你,你留下的空缺將會暴露在我心靈的視野,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把它填補或遮蓋,但你的存在也將因這空缺的無可彌補而無可代替。”之前很喜歡看一部臺劇,叫《我可能不會愛你》,除開主人公的感情線有些類似自己的經歷,以及文藝的語調,富有感性理性的雙面性和我以為正確的三觀之外,我最喜歡其中隱含的一些哲學味道的一句話——擁有就是失去的開始。電視劇里講的是愛情的擁有,我想,以小見大,是這個世間,所有的擁有與失去的共通。

一句“我終于失去了你”,并不可以見人都說。條件便是,曾經滄海難為水,我曾擁有過你。往日的戀人,孩提的歡笑,純凈的心靈,曾經的傲人的成績……很多東西都失去了,但卻永遠存在于我們的腦海里,永不磨滅。無論是好的回憶,還是不好的,都是那么無可替代,遠遠比擁有的時候更讓人覺著彌足珍貴了。正如陳奕迅那句歌詞,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。

好比,當下最流行的民謠,激蕩著多情的故事,有些人能聽見那些故事,而有些人很難理解,那些故事,也一樣無可替代。歌屬于很多人,而故事,只屬于里面的你和我。

這是除開《莎士比亞》,我的第二本比較“高端”的啟蒙書 ,也是我無數次推薦給朋友的書。一本值得一讀再讀的好書,在不同年齡,總歸有不同的感悟。也希望自己能夠活成一本好書,值得一讀再讀。

( 李可欣 )

[責任編輯:陶菁]

加拿大辛运28预测55